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快乐的鸟儿扑棱棱

[日期:2015-01-17] 来源:宣传组  作者:陈位洲 [字体: ]
   

 

又一个新楼盘开盘了。据说此楼盘好大,功能齐全,能住上好几万人呢。当然,它只是本市众多新楼盘中的一个。

购房者趋之若鹜。朋友一边忙着选房、搞贷款、办手续、拿钥匙,一边忧心忡忡,抱怨生活的压力又加剧了——这是他的第三套住房。

听得出来,他很纠结。他的收入毕竟有限,再供上这套房,仅剩的一点惬意和从容也就荡然无存了,这当然是他所不情愿的。

但他又是那样的义无反顾。许多人都是这样的义无反顾。这大概是基于这样一种认识:幸福生活需要基本的物质保障,而大多数的痛苦看起来都是因为物质的贫乏所引起,财富越多,生活越有保障,幸福便在其中矣。

人们宁愿相信,那快乐的小鸟只是暂时飞走了,它还会飞回来的。

它果真会如期飞回来吗?

恐怕未必!越来越多的人发现:物质丰厚了,衣食餍足了,幸福的指数反倒越来越少。

不由的感到困惑——漫漫之路,我们将如何前行?

彷徨之中,很自然的就回首过往。祖上的生活我们还是能够略知一二的,就算是上古社会,也有蛛丝马迹,依稀可辨。

按照进化论的观点,人类是从类人猿进化而来。“昼拾橡栗,暮栖木上”,最初,人类是栖于树上的。可以想象,当月明星稀,凉风习习,栖息于树的感觉会是很惬意的。只是,四时循环,寒来暑往,若遇朔风吹、骤雨至,没遮没挡的苦熬至天明,其惨状就可想而知了。时有能人构木为巢,颇为舒适安逸,周围之人纷纷起而效尤,遂成风尚,是为有巢氏。有巢氏是我们华夏民族的远祖。

构木为巢,这项发明创造太伟大了。巢能遮风,因称“风巢”;巢能挡雨,也称“雨巢”。更重要的是,巢是“爱巢”,从此之后,人类繁衍后代的那些事,皆于巢中变得隐秘而有情调起来,这就显出与动物的不同,人类也因此进入了有巢文明。

彼时,“人民少而禽兽众”,自然环境是那样的强势而神秘,不过它对人类的原始馈赠却是十分丰厚。不妨想象,那时,妇女的采集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漫山遍野,那么多的坚果浆果,她们一边哼着歌谣,一边随意采撷,左采右采,已是筐盈兜满。尚有大把闲暇,可率性消遣,看陌上花开,然后缓缓而归。而男人的狩猎却是另一番景象。他们设陷、下套,呐喊、奔跑、围堵,充满激情和阳刚。当活蹦乱跳的猎物一下子被抛掷于妇女孩子的脚下时,他们一定是一脸的得意和骄傲。

也许只是出于偶然,采集衍生了种植,而狩猎也嬗变出养殖,人类开始了创造劳动,以聊补大自然馈赠的不足。随着种植和养殖成为一种常态,生活资料较之从前变得充足了,生活也渐渐变得安定起来。

直到这时,人们依然压根就没有财富积累和增值的观念,一切顺其自然,做梦也想象不出数千年后自己后代的那些痛苦和煎熬。

诗意栖居,大概说的就是这种生活图景吧。

终于有一天,财富的占有成了能够支配他人劳动的手段,人类的物欲便一下子膨胀起来,且无边无际,永无止境,一发不可收拾。

物欲的膨胀驱动人类智慧产生裂变,闪光之处迸发出巨大无比的力量——铜器之后是铁器,铁器之后是机器,以至现在的计算机网络。我们能叫高山低头,让河流改道;我们能使粮食亩产轻松过吨,叫座座新城转眼间崛起。大自然似乎已被我们踩在了脚下,财富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这多么让人激动和兴奋啊!人们陶醉了,并且沉迷其中。

只是凡事有一利便有一弊。用不了多久,膨胀的物欲便迅速占据了我们那小小的心灵,挤挤挨挨,那些世居于此的宁静悠远、性灵情趣、亲情友谊等等只能悄悄地退出。

那只快乐的鸟儿就这样的飞走了。  

飞走就飞走吧,人类露出不屑。不断积累和增值的财富触手可及,那样的鲜活,赏心悦目,足于让人忘乎所以。

可是,渐渐的,人们还是觉得生活里少了些什么。这还不算,膨胀的物欲没完没了,如狼奔豕突,没命地撞击和挤压,心灵不堪重负,痉挛阵阵,扭曲变形,又苦又涩的汁液涔涔渗出,让人痛不欲生。

人们都明白,这痛苦是自找的,却又苦于无计可消除。

其实,圣哲先贤早就开出药方。孔子说:“食无求饱,居无求安”;老子说:“致虚极,守静笃”。《大学》要我们格物致知;诸葛孔明要我们宁静致远。总而言之,就是要修身养性,提防过度的物欲袭扰。

有人说,恐怕古人的药方也治不了今人的病症。这话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有一点应该是可以明确的,幸福是形而上的,物质财富可以为之提供支撑和保障,但不是幸福本身。幸福要向内求,或许是个大致的方向。

快乐的鸟儿其实并没有远离,扑棱棱的声音就在我们的身边回旋。一遍又一遍地倒空自己的心灵吧,那快乐的鸟儿一定会欣然回归,怡然长住。

请用手机微信扫一扫关注海中官方微信平台: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lanzhijun | 阅读:
相关新闻       凤栖笔谈 
网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