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涵芬楼访书纪略

[日期:2014-03-26] 来源:宣传组  作者:明斋 [字体: ]

    

 

 

余出差京华期间,若有闲暇,有两个地方是必定前往观瞻一番的,其一曰琉璃厂古籍书店,其二曰涵芬楼。无它,在这里随便看看新知,听听旧雨,或购买几部心仪已久的图书,实在是莫大的精神享受。哪怕没有收获,即便消磨片刻的时光,也是养神、养眼、养心的事情。

36中午,约略有一个半小时的光景可供自由支配,于是,便让朋友驾车,向位于北京灯市口的涵芬楼驶去。书店宏阔,顾客稀少,按理说恰是徜徉书海的最佳时机,但是,由于时间紧迫,不能从容优游,比对选择,确是憾事。好在轻车熟路,对两层楼房内各类图书的摆放位置了如指掌,便按图索骥,减少了问询和查找的诸多环节,最后选定了十四本新书,抓紧时间付款打包,然后直奔机场。

收获丰硕,心中窃喜,简述如下,以便与书友分享其中的快乐也。

 

其一曰《民国旧梦》,智效民先生著,新星出版社20142月第一版,14万字。36日上午,根据事先约定的时间,到清华大学附中拜访了王殿军校长,谈完公事,清华大学附中方岩书记将我送至校门口上车后,已是中午1145分,距下午返回海口之登机时间还有几个钟点,于是,不假思索,让朋友开车直奔经年不到的涵芬楼而去。一个小时后,便到了目的地。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就是《民国旧梦》。随手一翻,则是著者的“自序”,道:“多年前,因为有感于教育沉沦、学术腐败、人格扭曲、社会堕落,我开始研究民国年间的大学校长和以胡适为代表的自由知识分子。”于是,将研究所得,结集成册,便是该书。仿佛一年多来,谈“梦”说“梦”,已是国人的时尚了。在这无人不“梦”的盛世,追忆一番民国时期的陈年旧梦,温故知新,亦不失为风雅趣事。那就让我走进书册,开始民国之“寻路之梦”、“民主之梦”、“自由之梦”、“教育之梦”的旅行吧。但愿追寻“旧梦”的路途上,群芳迷人,风光旖旎,好雨除尘,温润我心。

其二曰《晴耕雨读》,张冠生先生著,新星出版社20142月第一版。正文前有余世存先生的序文,曰《通过阅读获得救赎》,赞佩“冠生先生的文字看似寻常,却干净、耐读,在某种意义上复原了周作人、林语堂等人的小品风貌”。全书分为三辑,曰“诗书丧,犹有舌”,曰“感谢所有的记忆”,曰“古风入骨”,约16万字。冠生先生曾任著名学者和社会活动家费孝通先生的助手,追随费先生多年,其为人也真淳朴质,其为文也清丽精粹,其治学也严谨不苟;加之涉世深,识人广,阅历丰富,故识见卓群,不落流俗,自成一格。余此前已经购置并阅读过冠生先生所撰写的《远古的纸草》一书,花城出版社20111月第一版,虽书册薄薄,亦颇为耐读,印象甚佳。故再购置此册,以便回家之后,踱进书斋,慢慢品味也。此诚为余世存先生所言,“寂寞花开,辛勤酿蜜,读者有福”。

其三曰《燕居道古》,黄恽先生著,新星出版社20142月第一版,14万字。先前曾阅读过黄恽先生所著的《秋水马蹄》,颇有趣味。余谓黄先生亦文人雅士也,日常在苏州燕居之所读书著文,饭后茶余则在园林之中优游漫步,或与友人聊聊天,谈谈文人之间的掌故趣闻,于是,不经意之间,便产生了这部著作。看来,这也是一部消闷遣怀的闲书。其实,闲书不闲。闲书本来就有趣味,再加之又是一位雅趣多姿的文士所著,其可读性则可以模拟得之矣。书分三辑,曰“天地生人”,曰“野有遗闻”,曰“只关风月”。只看这些题目,便已经有按捺不住的阅读冲动了。购之。

其四曰《民国红粉》,张耀杰先生著,新星出版社20142月第一版,20万字。近几年来,爱读民国旧书,也爱读回忆民国文人雅事的书,至于研究民国的政治、经济、军事、教育、文化之类的图书,也在阅读范围之内。因此之故,所购置的这一类图书也就有了相当的数量。既久,发现虽然书名以及著者各异,但其内容雷同者不在少数,于是,厌烦之心便也于不知不觉间日日萌生滋长了起来。在涵芬楼见有此书出售,且以“红粉”命名,厌烦之心尤甚,及至看到《民国旧梦》、《晴耕雨读》、《燕居道古》诸书,内容丰厚,文字温婉,印制精美,而此书又与之列为一辑同时出版,许是爱屋及乌之故,则稍稍消解了一丝抵触情绪。随手便将此书拈起,粗略地翻看了起来。待看到环衬上有多位学者实名力挺此书,说“以实录精神写出新意”,“褪去‘名媛外套’与‘政治表情’,用信史笔法还原民国‘大女人’的激情、无奈与迷惘”,“她们就像在风雨中走失的一只孤雁,误入藕花深处,几声哀鸣,溅起几多离愁”等等,不觉又心痒了起来。于是,不再犹豫,将此书紧紧地抱在了胸前。

其五曰《绛云书卷美人图》,黄裳先生著,中华书局20139月第一版,10万字。黄裳先生是学问大家,同时也是书话大家,其多部宏著,余均有收藏,亦多次研读,身心增暖,收获很大。此书为黄裳先生研究清代名妓柳如是以及当时文坛宿将钱牧斋的文章结集,虽然散见于它集之中,有些篇什亦曾熟读一过,终因喜爱黄裳先生的文章之故,不忍弃置不顾,便欣然购之。此书为布面精装,彩色插页亦清晰有致,只是少了一些,略有一丝遗憾。

其六曰《我来晴好》,范笑我先生著,上海辞书出版社20136月第一版,144千字。余谓范笑我先生亦读书界一奇人也。本名范晓华,浙江嘉兴人,1962年出生,曾供职于嘉兴市图书馆,后经营秀洲书局,因其理念先进,管理有方,且人文情怀浓郁,不几年便将书局做得风生水起,有声有色,影响颇为巨大。经营书局期间,将进书、售书、搜书、读书、代为求书,以及新旧图书流通信息、文人间交往过从等诸多情事,逐日记录,且文字清醇,雅致多彩,叙论合乎绳墨,为书友所激赏,于是便有了《笑我贩书》及其《续编》等著作面世,时人多有嘉许,一时好评如潮。三年之前,余亦购有“贩书”系列,阅读之后,每有会心之处。只是,至今尚未拜访过秀洲书局,不知在网络和电子产品的冲击之下,书局经营状况如何,至为惦念。见有范笑我先生近著发售,购置一册,阅读之外,以示纪念云尔。

其七曰《书之书》,蔡家园先生著,金盾出版社20121月第一版,15万字。在我的记忆中,蔡家园先生的著作,好像没有读过。今日访书涵芬楼,见有该书出售,版式新颖,印制颇不恶,且图文并茂,随手翻阅了几页文字,觉得清丽可读,印象亦佳。文章涉及到购书、访书、读书、藏书等诸多雅事,题材广泛,趣闻轶事穿插其间,亦颇为耐读,便购之以归。封面以繁体字印制,装帧也较为古雅,而内容则为简体字排印,有些怪怪的感觉;而定价48元,似乎昂贵了一些。若开卷有益,读后收获不菲,则也物有所值了。

其八曰《平生风议兼师友》,刘炜茗主编,新星出版社201311月第一版,176千字。这是一部怀人集。忆旧怀人,是中国传统文化书系中份量不轻的篇章。该书正文前有著名作家陈四益先生的序言,说:“怀人,着眼于人,但又因人涉事,引人论世。作者所怀虽是一人,但透过人的际遇,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社会、一个世界——这就是怀人篇什的魅力所在。”细看目录,但见所怀之人多为学界名流、艺苑精英;文章之撰述者亦是文坛大家、报界宿将,“就是那一诗一文、一聚一散、一思一叹,读之可以见学问,可以见性情,可以见人品,也可以见时代、见思潮、见兴替,令人难以忘怀”(引文同上)。因此,该书不仅有意趣,而且十分耐人咀嚼。其中,怀人者和被怀者,也有几位是我所熟知的尊长与师辈,卅年之前耳提面命般的教诲与呵护,至今温润着我的情怀,是终生难以忘却的美好记忆。读书念人,大有重温旧谊、再沐春风之感。

其九《迎中国的文艺复兴》,李长之先生著,商务印书馆201310月第一版,精装,带护封。是“碎金文丛”书系之一。正文前有商务印书馆的《出版说明》,写得简洁遒劲,意趣盎然,告诉读者诸君,文丛取名“碎金”,意在辑零碎而显真知,书中所录并非著者正襟危坐写就的学术著作,而是其随性挥洒或点滴积累的小品文章。实际上,“学问一事,见微而知著,虽片言鳞爪,却浑然一体”,往往从这些吉光片羽般的文字里,可以窥见大师们的非凡阅历和丰富人生,给人以智识的启迪。著者李长之先生,是著名的学者、作家和文艺评论家,记得卅年之前读大学时,就曾拜读过先生所著的《司马迁之人格与风格》一书,印象颇为深刻;前几年阅读季羡林先生所著之《清华园日记》时,觉得季羡林对长之先生亦多有看重,敬佩之语不时溢出,印象又为之增进一层。今日见有该书出售,自觉亲切温婉,拉近情感距离不少。再看该书护封,左上角“碎金”二字,选自钱钟书先生的手稿,清雅脱俗;中间是李长之先生于1945年为梁实秋幼女梁文蔷的纪念册的题词,曰:“最好听的音乐是鸟叫”,书写得亦飘逸俊秀,典型的文人笔致,直教人眼睛一亮,继之则砰然心动。这样的好书,岂能错过;错过,则为罪过矣。

其十曰《逆流而上的鱼》,潘光旦先生著,商务印书馆201310月第一版,精装护封,列为“碎金文丛”之一种。潘光旦先生是杰出的社会学家,亦是民国时期的名教授和教育家。少有文名,才华恣意,幽默机趣,其逸闻雅事,于文人间口耳相传,已成为中国现代文化史上一道迷人的景观。该书所收录的文章。多是上个世纪于时代变革、文化承继之间,著者关于社会问题的深刻观察与缜密思考的结晶,涉及到了青年婚恋、儿童教育、老人赡养、妇女人权、文化传承等诸多问题。著者辨识多智,博览群书,且于社会调查一途最为有力,故其为文也,中外古今,纵横捭阖,举重若轻,涉笔成趣,而议论则皆中肯綮,读之有豁然开朗、一语破的之效。好书。

其十一曰《浪迹十年之联大琐记》,陈达先生著,商务印书馆201310月第一版,“碎金文丛”之一种,精装带护封。时人对于著者陈达先生似多有不熟悉者,因为陈先生于1975年已经辞世,距今几近四十年矣。其实,陈先生亦是我国一流的学者教授,终生于社会学一科用力最勤,建树最大。由于对中国人口问题、劳工问题、华侨问题等研究精深,影响至巨,在1948年即获选为第一届中央研究院院士。先生于民国时期曾长期担任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系主任一职,抗战期间又担任西南联合大学历史社会学系系主任,亲身经历了“七七事变”之后,与师友们一道依依告别水木清华、辗转流徙至云南昆明组创西南联大的全部过程,艰辛备尝,艰苦卓绝,自强不息,弦歌不辍。此一历程,陈先生以日记体形式做了最为详实的记录,于研究抗战时期的大学教育、社会组织、民俗风物以及西南联大校史等,是不可多得的文献资料。至于民国时期的文人风骨、舍己纾难的人格境界和薪火传承的人文情怀,尤其令人感佩不已。余近几年来喜读民国旧书,对西南联大校史资料亦多方搜求,不遗余力,故购之。

其十二曰《哈佛遗墨》(修订本),杨联陞先生著,商务印书馆201310月第一版,“碎金文丛”之一种,精装带护封。国内读者或有对杨联陞先生不甚熟悉者,也难怪,杨先生于上世纪三十年代清华大学完成学业后,不久即远渡重洋,负笈美国,潜心于哈佛读书治学,因其才思敏捷,颖悟过人,加之勤勉用功,十数年后便已成为西方汉学界的第一流学者。杨先生治学从经济史入手,兼治文史和语言学,深得学界名流诸如赵元任、胡适之辈所激赏,为同时代人之冠冕。该书即为杨先生的学术随笔以及与学界名流诗词唱和之结集。阅读该书,则赵元任、陈寅恪、萧公权、胡适之、孟森、陈梦家、周策纵、李方桂、冯友兰、邰静农、周一良、张充和、何炳棣、余英时等先后之学界泰斗不时地会跳跃出来,惊现于读者的面前,文采英华,冠绝一时,流风遗韵,霑溉至今;从中亦可以深味这位海外知名学人的学术意趣和旷世情怀,弥补我辈阅读视界失之于偏狭的不足。值得细细品读。

其十三曰《老人情》与《老味道》,是两部书,均为汪曾祺先生著,中国青年出版社201310月第一版,简装,护封,封面一为浅红色,一为浅绿色,雅丽脱俗。余一向喜读汪曾祺先生的文字。于是,关于汪先生的散文、小说、戏剧、文论、随笔等,便陆续购置了许多;不同出版社的,不同版本的,参差地排列于书架上,站立了两三排,仿佛抗战时期整队待发的敌后游击队似的,尽管一个个是长袍马褂,那阵势倒也显得十分的威武雄壮。在涵芬楼又见到汪著两种,曰《老人情》,曰《老味道》,一谈人生阅历、人世沧桑、人情世故、人生交游,分为“人情”、“人性”、“人文”三辑;一谈饮用美味、菜蔬果品、五谷杂粮、地方小吃,分为“云南味儿”、“老味儿”、“家乡味儿”、“鲜味儿”四辑,文字清雅,插图精致,版式新颖,真正意义上的美文美书。随身携带一部这样的图书,或月下独酌,或与三两文友灯下清谈小聚,均是佐酒助兴的佳品,绝对的鲜美可口。不仅可口,而且可人可心可意也。那就赶快掏钱买吧,还犹豫什么呢!

 

爱读书,便爱访书购书;得书之后,又爱踱进书斋,在图书的扉页或后衬处随手记下得书的经过与感受,是为题跋。也曾许下誓愿,有生之年将所珍藏的万卷图书,均要留下雪泥鸿爪,不枉一世书生之名。

然而,为了生计,须得尽心尽力的工作,每日下班归家,身心俱疲,哪里还有精神理书。于是,不仅为所得之书撰写题跋成为了一种奢望,就是灯下阅读心仪的图书,也是在付出了诸多的代价之后而换来的——因为时间之于每一个人,都是均等的,只能谢绝一次次的酬应才能换来片刻的宁静;而谢绝的次数多了,那时很得罪人的啊。京华归来,恰逢周末,趁热打铁,讲究的是火候与节奏。于是,舍去一顿晚饭,将自己封存在书斋之中,抓紧写下了以上的文字。

恰此时,忽闻身旁一阵叮叮鸣唱,一看原来是朋友们的微信同时挤进了手机,其中一友人道:“看的是书,读的是世界;沏的是茶,品的是生活。一书一茗,发丝轻扬间,笑看花开花落。”原来也是一位书虫——是多么富有诗意书虫呀。

 

2014371150分,记于海岛椰城,明斋。

请用手机微信扫一扫关注海中官方微信平台: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lanzhijun | 阅读:
相关新闻       凤栖笔谈 
网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