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心弦

[日期:2014-01-29] 来源:宣传组  作者:兰志军 [字体: ]
   

 

春晚的时候,宋祖英与席琳迪翁同台演唱,席琳迪翁一飚高音就把我们的“金嗓子”压下去了,实在看不出两人之间有何默契。

我想,想出让宋和席联袂演出的编导其实只看重“名气”,并不懂声乐。稍有声乐知识的人都知道,人种不同,音质有别:国人“脆”,洋人“厚”。用她们各自的本色嗓音唱同一首歌,难以配合默契。

乐器也是如此。

东西方的乐器就形制而言大多可以找到一一对应的乐器。比如西洋乐队以小提琴为主,民乐队以二胡为主,都是弦乐,只是一个要歪着脖子拉,一个要坐正身子拉。不过音质的差别就大多了。总体而言,我们的民乐乐器如同我们的嗓音一样“薄而脆”,缺少共鸣,即便是演奏“大江东去”,也缺少西洋乐队的磅礴气势。

 

 

2012年冬夜,在姑苏城的昆曲茶艺馆里,在喝了几杯茶之后,和着从一支考究的琵琶上发出的“薄而脆”的旋律,我登台朗诵了一首李清照的《声声慢》。那种感觉,与2010年冬夜我在丽江的酒吧喝了两瓶啤酒、在一把粗犷的吉他伴奏下演唱俄罗斯歌曲《山楂树》的感觉迥然不同。

也许,我们那些音质薄而脆的乐器更适合表达一种空灵飘渺的心境,也只有空灵飘渺的心境才能驾驭那些音质薄而脆的乐器。

 

 

诸葛亮为什么能在西城城头用一张古琴就吓退了司马懿十五万大军?因为司马懿听那琴声平和悠扬,纹丝不乱,认定孔明一定是胸有成竹才琴声带能如此淡定,西城就是一个陷阱,还是趁早掉头吧。

这不是琴声的胜利,是意志力的胜利。孔明以非凡的意志力控制住了心中的恐惧,让琴声平和。

很喜欢汉语中“心弦”一词,因为从吴丝蜀桐上飘散开的从来就不是乐声,而是心声。

 

                                         2013年3月

 

请用手机微信扫一扫关注海中官方微信平台: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lanzhijun | 阅读:
相关新闻       凤栖笔谈 
网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