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巫蛊

[日期:2014-01-29] 来源:宣传组  作者:兰志军 [字体: ]

 既然“世界之大,无奇不有”,那么巫术的存在也就不足为奇了。   

 巫术,源自人类对“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的好奇和敬畏。

 中国的巫术也叫“巫蛊”。这个“蛊”是“蛊惑人心”之“蛊”,听着就透着邪性。“蛊”字的造型就是器皿里的虫,“整蛊”的方法之一,就是将一大堆毒虫装在一个器皿里让它们互相吞噬,剩下最后那条最毒,晒干了、捣烂了、磨成粉当胡椒面洒在汤里、酒里、饭菜里,往往有“奇效”。这效果“奇”就奇在“整蛊”并非要你的命,而是让你备受煎熬迷迷瞪瞪痛不欲生任我摆布。发明这种“胡椒面”的人,确实是够阴的。

 事实上,“整蛊”的各种招数都那么阴,从来不跟你正面冲突。你要是欧洲的绅士,如果有人得罪了你,你就将手套丢在地上,双方各后退十步,然后拔剑对刺或拔枪对射,就像普希金那样。然而普希金在这样的面对面的对射中吃了大亏,搭上了性命。可见,这样的决斗你不一定能报仇,反而有可能死于仇恨,如果你剑术不高、枪法不准。

 如果普希金是中国人,他完全可以不用冒搭上性命的风险去维护自己的尊严。我们中国人发明了一种报复对手的“简单安全”的方法,那就是“扎小人”——丢掉你手中的剑吧,像赵姨娘那样拿起一支小巧的绣花针,往那个写着“贾宝玉”或者“王熙凤”名字的玩偶身上尽情地扎吧:“我让你使坏!我让你欺负人!”保管让你的仇人“疯掉”——你要始终牢记,“巫蛊”并不是要别人的命,而是让别人备受煎熬迷迷瞪瞪痛不欲生任我摆布,那比一枪结果了他更解气、更好玩呢!

  “扎小人”,是巫蛊的第二种表现形式。

 

2010年世界杯墨西哥对阵阿根廷。墨西哥球迷对阿根廷队长梅西的玩偶施巫术。看样子,“扎小人”的巫术已经东学西渐

 

 巫蛊的第三种表现形式就是“诅咒”了,这个更简单,从他的爷爷的爷爷开始,将他祖宗八代“问候”一遍。

 巫蛊的这三种形式,第一种肯定是最有效的,只是,要找到“一大堆毒虫”可不是随时随地能办得到的,即便在崇山峻岭、巫蛊盛行的南方热带丛林里。比较便捷的方式还是“扎小人”和“诅咒”。然而这两种方式最不易见效:绣花针扎在玩偶身上,并不如扎在仇人身上来得直接、来得确实;至于诅咒,如果有效,还不如祝福自己更容易受惠。这后两种方式,如果说有什么效力,大概就是“以为有效,心理平衡”了,如同《阿Q正传》中阿Q和小D的冲突,双方都认为自己赢了,都得到了满足,生活又可以继续下去咯。

 根据易中天先生的观点,巫术在任何一个民族当中都有,只是巫术在西方后来走向了科学,在印度后来走向了宗教,在中国后来走向了哲学。根据我们中国人更喜欢“扎小人”和“诅咒”这两种便捷的巫术最后发挥的那种自娱自乐的效力来看,我们的巫术最后可不就得走向哲学吗?

请用手机微信扫一扫关注海中官方微信平台: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lanzhijun | 阅读:
相关新闻       凤栖笔谈 
网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