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等待莉莉玛莲

[日期:2014-01-28] 来源:宣传组  作者:兰志军 [字体: ]
   

 

在《莉莉玛莲》的诸多演唱版本中,蔡琴的版本是我最喜欢的。它比较适合用我的山寨手机播放,不太纯粹的声音有午夜的破收音机里传来的老歌的那种沧桑感。

它也曾经是二战时期德国士兵最喜欢的歌曲。每天晚上柏林电台在一个固定时间都会播放这首歌曲,这时候,所有德国士兵,无论他在北非的沙漠中、诺曼底的堡垒里、俄罗斯草原的堑壕中还是大西洋底的潜艇里,都会在那一时刻打开收音机,静静地听一个柔美的女声将他们带回到柏林静谧的夜晚,站在路灯下等待他们心中的莉莉玛莲。

事实上,他们对面的英美士兵和俄国士兵也很喜欢这首歌,他们甚至将它改编成英语和俄语版本,在士兵中传唱。于是,战争史上的一个奇观出现了:每天晚上到了那个固定时间,枪炮寂静,硝烟散去,敌对的双方停止了杀戮,只是为了在那一刻听到那在夜暗中飘荡在战场上的柔美的歌声。

这首跨越国界的歌,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受士兵欢迎的歌曲。

何以如此?

西方文学理论中有一句名言:“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当作者将作品公诸于众,那么这部作品就“不再属于他”,每个人都会运用自己的生活体验去解读这部作品。

    同理,一千个士兵心中有一千个莉莉玛莲。这个莉莉玛莲可能是金发碧眼,也可能是黑头发黑眼睛;可能是长发飘飘,��可能是留着调皮活泼的短发;她甚至可能都不叫“莉莉玛莲”,而是叫“梦露”、“喀秋莎”、“小芳”、“小薇”、“静秋”之类。不过她们都应该有一个共同点:在柔和的路灯下,她们的笑容和倩影都是柔美的,恰与兵营刻板刚性的氛围和战场杀戮的血腥形成强烈的反差,所以她让千百万不同阵营不同国家的士兵对她迷恋不已。

  “莉莉玛莲”可能是茫茫人海中的惊鸿一瞥,让人过目不忘,又可望而不可及。“假如有一天,我遭不幸,那会有谁在路灯下,等待莉莉玛莲”?也许我们永远等不到我们的“莉莉玛莲”,最后在路灯下等到“莉莉玛莲”的,也许并不是自己。

但是我们还是会继续在路灯下等待“莉莉玛莲”。和“戈多”一样,它只是一个虚幻、完美、希望的代名词,我们永远都会像在“等待戈多”一样在等待着我们心中的“莉莉玛莲”,等待她在路灯下出现,对我们微笑,一如梦幻中看到的那样。

所以才有了在士兵心中永远回荡的歌声。

 

 

附:中文版《莉莉玛莲》歌词

 

兵营的门前有一盏路灯,

就在路灯下初次遇上意中人,

我多么希望能再相见,

亲密偎依在路灯下。

我爱莉莉玛莲!

 

换岗的号声催呀催得紧,

我要赶回去,又要分开三天整,

在临别时候难舍难分,

多么希望常在一起。

和你莉莉·玛莲。

 

路灯也熟悉你的脚步声,

叫我怎能忘,你的笑容和倩影,

假如有一天,我遭不幸,

还会有谁在路灯下,

等待莉莉·玛莲。

 

深沉的黑夜四处多寂静,

夜雾在弥漫,飘飘悠悠如梦境,

我从梦境里来到此地,

就像往常在路灯下,

等待莉莉·玛莲。

请用手机微信扫一扫关注海中官方微信平台: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lanzhijun | 阅读:
相关新闻       凤栖笔谈 
网站信息